筆趣看 > 戲精男神的蜜糖妻 > 出發

出發


  過懸崖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秦九颯走出來說:“我先來吧!”

  然后走到懸崖邊上,幾個中年人把一個類似簸箕的東西掛在鐵索上,讓秦九颯坐上,給她系上一條繩索扣在鐵索上,然后往后一拉一退,秦九颯就順著鐵索劃去了懸崖另一邊。

  另一邊也有人等著,看她過來,幫忙扯住,放她下來,喊了一聲,示意已經過來了。

  秦九颯站一邊等著。沒一會人都過來了,徐風雨過來后腿都是軟的,秦九颯撫著她?磥硎钦鎳樀貌惠p。幾個人的行李也運了過來。導演帶著人去了一戶人家,院子里擺了桌子,桌子上擺滿了地方特設菜。

  幾個人是又累又餓,看到這,都趕緊洗了手開始吃飯。吃過飯才算定下神來。

  “自己找房間住下,在這里住一周,一周內,會提供糧食蔬菜,但是需要你們自己做。其他的沒要求!只要時間到了,我們就去吧啦國!”導演說完就晃悠悠的走了。

  “不是吧!住一周就算了,還自己做飯!我不會!徐姐你會嗎?”大衛問到。

  “我只會煮面條!”徐姐說。

  “行了,找房間住吧,我得歇會!碧K寒說道。

  秦九颯沒吭聲,看了看房間,拖著行李去了樓上,這里人估計沒力氣搬行李上樓了,她就不和他們搶樓下房間了。

  蘇寒的粉絲吳剛,一個挺健壯的青年,也拖著行李上了二樓。

  秦九颯收拾好房間,躺床上拿出手機給家里報了平安,又給朱玉峰發了信息。朱玉峰簡單問了下,喊她打游戲,反正也沒事,倆人打死了游戲。

  下午五點的時候秦九颯收了手機,走到院子里看到其他的人的門都是關著的,就去廚房看了下,柴米油鹽都有,就是沒菜。秦九颯比著一人一碗的量淘米下了鍋。

  然后生火燒了起來,火燒旺了,架上粗柴,出門找導演,問到:“導演,哪里有菜?”

  導演一愣,沒想到是陸七來問。說道:“你等會,一會給你送過去!”

  秦九颯點點頭,回了院子,添了火,坐在院里里看夕陽。

  大山里的夕陽有別樣的魅力。橙黃的光灑在山林梯田上,熠熠生輝,猶如仙女撒下了一把金粉,把大山罩在里面。

  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從門口進來,手里提著一籃子菜。秦九颯忙走過去接過來說道:“你來送菜!謝謝你!”

  小丫頭靦腆一笑,撒腿就跑,秦九颯莞爾一笑,提著菜籃子到了廚房。有西紅柿,茄子,黃瓜,辣椒還有雞蛋,一塊五花肉。

  秦九颯洗好了菜,切好菜,備了調料,又把另一個鍋燒起來。這種老灶臺真難不倒秦九颯,前世混炊事班,這種灶特好用。

  秦九颯是麻利的做好了飯,炒了菜,敲了幾個人的門,叫他們出來吃飯。

  徐風雨出來一看,飯菜做好了,擺在桌上,很是驚訝,說道:“小七啊,你做的?”

  “嗯,就會這么幾個菜,大家湊合著吃吧,味道如何不保證!”

  “陸七,沒想到你小小年紀還會做飯!哈哈,這回不怕挨餓了!”大衛說道。

  “趕緊洗手吃飯!碧K寒說。

  李萌萌心心眼的看著桌子上的茶,拿出手機是咔咔的拍照,然后是發到朋友圈微博上!

  陸七他們參加的活動是先錄制,然后再播放,所以李萌萌發出的信息一下把節目熱土提了起來,很多不知道的,開始關注這個節目。

  秦九颯沒什么自覺,坐下吃飯。大衛邊吃邊說:“哎,不錯啊,真的,你不唱歌去當廚師都行!”

  “不唱歌也用不著當廚師啊,就這臉,去當偶像派那也是妥妥的!”徐姐說。

  “人比人氣死人,這歌好人美還賢惠,讓我們這些只會唱歌的咋活!”蘇寒調侃道。

  秦九颯笑笑不接話,看李萌萌光拍照了,就給她夾飯放菜,讓她吃飯。

  吃過飯,徐姐搶著收拾桌子,說道:“得,你做飯了,我洗碗,這我會,不能啥都讓你干,可不能欺負小姑娘呢!”

  秦九颯笑了笑,收手,這事沒必要搶,輪流來也沒什么。

  都忙完了,幾個人在院子里也沒事干,都找了板凳坐下閑聊。

  “哎!這么愜意的日子真的少有?磻T了繁華,突然一下這么安靜,還挺舒心的!”徐姐說。

  徐風雨,曾經的一線影視明星,后來成家后淡出大眾視線,不知道什么原因現在又重新回歸娛樂圈。但是人氣大不如從前。

  “是挺安靜的,空氣也好,讓人覺得輕松,感覺靈感不住的往外冒!”大衛說。

  “你可以即興創作一下,讓我們都放松下!”蘇寒說。

  秦九颯坐一邊安靜的聽著。

  天色漸暗,徐姐就說:“這天一黑,蚊子好多!真的好煩!”

  門外探出一個小腦袋,那是來送菜的小姑娘,秦九颯見她怯生生的探頭探腦,走去門口問她:“怎么不進來,有什么事嗎?”

  “程大叔說讓你們早點休息,明天早上在村子里幫忙采摘草莓,然后才給飯吃!”小丫頭換牙期,缺了門牙說話有點漏風,很是可愛。秦九颯摸摸她的小腦袋說:“好的,知道了,要進來玩嗎?”

  小丫頭搖搖頭,扭身就跑了。

  人都在院子里,小丫頭的話大家也聽到了,徐姐說:“哎呀,這哪是旅游啊,這是不干活還不給吃的了!算了,都休息吧,明天還不知道怎么樣呢!”

  眾人沒意見,各自回房休息。

  第二天秦九颯起來,圍著小村子跑了兩圈。發現一個十五六歲的大孩子,帶著一群五到十歲左右不等的孩子在懸崖邊排隊。他先把十歲左右的大孩子綁好推過去,然后綁好兩個五六歲的小孩子,自己跟在后面后面,帶著兩個孩子劃過了懸崖!沒一會,他又回來,把小的孩子一個一個的帶到對岸。

  秦九颯站那里看完這一系列動作。轉身回了院子,生火煮了素面,然后喊其他人起床吃飯。

  “不是吧陸七,你太厲害了!”大衛做著夸張的動作說。

  “快吃吧!等會不是說要摘草莓嗎!吃飽才有力氣干活!”秦九颯笑笑說。

  這邊正吃著飯,程導演拿著大喇叭來了,看到都在吃飯,看了看說:“可以!能不能給我來點兒?”

  “那個導演,沒面條了,那個,你下午讓人多給點,明天請你吃!”秦九颯有點尷尬,是真沒了,就一把面條,他們這個院子里就六個人,真是蔣蔣夠吃。

  程導演咳了下說:“吃完飯去西邊山坡那里采摘草莓,摘夠十斤的,中午就有肉吃,不夠,就只有素菜!”然后又晃悠悠的走了。

  吃過飯這次蘇寒洗碗,然后六個人浩浩蕩蕩的去了西山坡?吹胶芏嗳硕荚诟苫。

  一個中年婦女過來引著眾人進了梅田,一人發了個框子,就去干自己的活了。

  幾人也沒多說什么,摘起了草莓。

  “這草莓能吃嗎?”大衛問到。

  “能吃,可干凈了,沒有打過藥,純天然長大的,很甜的,你們可以吃的!”婦女笑著說。笑里帶著自豪帶著收獲的喜悅,和夸贊后的靦腆。

  “真的,很甜的!”婦女見人看著她,以為不信,摘了一個放嘴里吃給人看。

  秦九颯吃了一個說:“嗯,很甜!又大又甜的,估計賣個好價錢吧!”

  “哎!是哩!我們就靠這賣錢呢!城里人可喜歡我們這里的草莓了!”婦女是既高興又嘆氣!

  秦九颯不明白,掙錢咋還嘆氣了。正想問,大衛說:“掙錢不好嗎?你怎么還嘆氣!”

  “你看我們這里草莓個頭大,長得好,也很甜,可是這草莓不能碰了擠了,一有磕碰就賣不上價錢了,就是我們摘的時候小心,往外運卻是沒法的,收購商進不來,我們運出去的多少會有磕碰,這價錢就折損里邊了!”

  “哦,對了,你們這里為什么不座橋?這來來回回的那么危險!”徐姐問。

  “哎,這鐵索也是政府幫修的,我們這里地質特殊,而且說什么技術問題,反正不容易的,后來沒辦法,才給修了鐵索橋,以前的時候都是下山,在爬山,出去一趟得半個月,有了這鐵索橋,我們平時出去還是方便的!但是,終歸不方便的,所以村里年輕人都出去了,只剩老人孩子在了,守著這大山過日子!”

  幫著摘了一周的草莓,明天就要離開了。

  “別說,還真有點舍不得,這個地方人很淳樸,相處起來自然,環境好,空氣好,我覺得我會懷念這里的!”徐姐說。

  “這有什么好,各種不方便,我是適應不了這里!”大衛說。

  “哎!生活不易!如果可以,誰不想要舒適的生活!”蘇寒說。

  秦九颯依舊沒吭聲。程導演來了小院,說道:“一周過去了,大家覺得怎么樣?”

  “挺好的!”蘇寒說。

  “我呢沒別的意思,這個,我們來這里也看到了,村里老人孩子都不容易,諸位能不能表示下,那個隨意!這個全是個人意愿!我個人覺得村子里老人孩子的不容易……”程導不好意思的說。說的也是有點沒邏輯沒感情。

  “行了,我懂你的意思了!這事導演你辦的不地道,哪有這樣的,這不趕鴨子上架嘛?算了,你話都說這份上了,多了沒有,我也不是小氣,這事真不是這么來的。我出2萬!”徐姐打斷程導的話。

  其他人都沒吭聲,跟著出了2萬,秦九颯也跟著出了2萬。

  程導對著眾人一鞠躬,眼里含淚說道:“謝謝,我替大霧村謝謝各位!”

  眾人看導演這樣也不好說什么。徐姐轉身回屋,走一半,回頭說道:“導演,你這不是做節目,你這是做慈善!還有,你這不會有一個地方就來這么一下吧!要是那樣,我退出!”

  “不會,不會,絕對不會!感謝大家的善心,我保證絕對不會再有這種事,而且明天以后走流程,流程早就發給大家了的,請大家放心!”程導解釋道。

  “你這領我們來這住一周就為了這吧!做慈善沒問題,能不能提前說一下!這種感覺像被人算計,誰能樂意!”大衛說道。

  “對不住,我的錯,我替大霧村謝謝你們,謝謝!”說著又是一鞠躬。

  秦九颯躲開,站在一邊沒說話。


  (http://www.ysxxir.live/77_77919/91426691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sxxir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幸运飞艇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