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看 > 戲精男神的蜜糖妻 > 風云又起

風云又起


  晚上,必須帥帶著吉他到了秦九颯家,朱玉峰已經和個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,一副我是大佬的裝逼感?吹奖仨殠泚砹,說到:“大帥你行不行!不行的話干脆咱倆來個絕代雙驕,一起伴舞比較有看頭!”

  “不,我能行,跳舞你來就好,我不搶你風頭!”

  “切,你這體型扭起來確實困難,不像我,身材好長得帥,往哪一站,尖叫不斷!”

  秦九颯和必須帥同時丟了個白眼給他。

  “九颯唱什么曲子,我排演下!北仨殠浺贿呎f,一邊調試著吉他。

  “她會啥?我告訴你,她除了會她自己瞎編的,別的都不會!所以,唱歌不如跳舞!”朱玉峰在一邊拆臺。

  “那個,我確實不會什么歌,我編的也超好聽,我給你哼個旋律,能跟著來嗎?”

  “哈哈,我就知道!不過秦九寶你什么水平我還不知道?還好聽,我那是不想打擊你,昧著良心說的好聽!你還當真了!”

  秦九颯扔一個抱枕砸朱玉峰說:“閉嘴,我什么水平你還真不知道,我那也是為了配合你那破鑼的嗓子才那么奇葩的!你以為我真和你一樣!安靜的呆著,讓你見識下什么是歌神!”

  “噗,歌神!”朱玉峰看秦九颯又拿抱枕立馬改口到:“好好好,我要見識下歌神!哈哈哈”

  秦九颯不再理他,轉頭和必須去交流。秦九颯哼了幾遍旋律,必須帥很快就掌握跟上了,旋律清幽靜謐,很是優美。

  必須帥說:“九颯很有音樂天賦!”

  “秦九寶,你真的以前是為了遷就我?”

  秦九颯摸鼻子,暗嘆一句,對不住了中國各位歌手同志,我在這異世開啟了剽竊之路!說道:“切,你以為呢!”

  “九寶,為了補償你,我要開個音樂室,給你開演唱會!哥哥對你好吧!”

  “能不能別吹了,你媽還等你接手她的建筑大軍呢!一邊玩去!”

  “算了,你就等著好了!”朱玉峰一邊摸著下巴一邊沉思著說。

  “九颯,旋律不錯,你這歌,自己的詞?”

  “嗯,那個,歌詞吧,明天再說吧!這樣比較驚艷!哈哈”秦九颯有點得瑟,哎,剽竊都有優越感了。三人說說笑笑排練了到十點就散了。

  第二天因為舉辦元旦晚會,所以不用穿校服。秦奶奶知道秦九颯要唱歌,逮著秦九颯試衣服。

  “女孩子就要美美的,任何時候都要漂漂亮亮的,來,試試這件裙子,嗯嗯,不錯,再搭個小披肩,嗯,真可愛!”秦奶奶可開心了。

  秦九颯任由秦奶奶折騰了半天,終于出了門,可以去學校了。

  秦九颯一身束腰淡紫星空長裙,一雙同色系小皮鞋,一條雪貂披肩,微長的發不到肩頭,做了微波,俏皮,可愛,又很美,美的清爽自然。

  朱玉峰和必須帥早就在門口等著了,看到秦九颯出來,朱玉峰有點轉不過彎來,直到秦九颯坐上車,才回神,說到:“九寶,你正常穿衣服還真挺美的!”

  秦九颯心里鄙夷了下說:“哦,我記得你說這樣穿不個性!”

  朱玉峰,摸著鼻子轉過頭去說:“哈哈,是嗎?”

  “九颯,你這一身去了學校,那又是風云再起!”必須帥看著秦九颯說。

  朱玉峰有轉回來打量著秦九颯,說:“哎,也就那樣吧,還行,和我很搭!”

  “切,能不能別帶上你,你就是個陪襯!”必須帥在一邊懟他。

  三個人在車上不是自夸就是互懟,司機都習慣了,這三孩子不正常!

  果然,秦九颯到了學校,收到了一路的注目禮。秦九颯是腳下生風的回到教室,沖到位置上坐下,總算松口氣,就看到班里同學也在看她,有點尷尬的點頭笑笑。

  張欣欣一把抱住秦九颯,說:“天啊,九颯你好漂亮,我要嫁給你!”

  秦九颯一哆嗦,“別,你還是去找朱玉峰吧!我就算了!”

  “哎呀,你怎么這樣,男的我喜歡他,女的我愛你!九颯,我對你是真愛!”說著還拉起秦九颯的手放在胸口上。

  秦九颯抽回手說:“嗯,真愛小朋友,你的數學試卷寫完了?”

  張欣欣盯著秦九颯看了看,又低頭看看自己,滿臉哀怨的說:“是挺小的,為什么你的那么大!”

  秦九颯聽著她酸兮兮的話,挑眉說:“什么?”

  張欣欣偷偷指了指秦九颯的胸部,秦九颯腦子一抽,有點無語。平時穿校服,衣服寬松,秦九颯只顯得高挑,胸部發育并不太明顯。這一次穿了小禮服的裙子,把秦九颯的身材直接給描繪出來,婀娜多姿!

  “咳,你還小,在長長就好了!快寫你的試卷吧!”秦九颯尷尬的拍了下張欣欣。

  張欣欣搖頭晃腦的開始寫作業,寫了會拿出手機來拍秦九颯,秦九颯這次注意了,一把擋住手機說:“寫作業,以后不許拍!”

  以前沒在意,也發現張欣欣那著手機對著自己,一直以為她在玩手機,沒想到她在拍自己。

  “不拍,你也上貼吧了,你看看,你這一路上,被多少人拍,一中清純;廊粜强!嘖嘖,你看!睆埿佬腊咽謾C拿給她看。

  秦九颯有點頭疼,這都什么事!以前在部隊,手機把控比較嚴格,真沒這些東西,這還真是大意了!

  “那也不許拍了,行了,快學習吧!”秦九颯覺得這事還真不好處理。

  最后一節課的時候,秦九颯收到信息,拿出來一看是陸修遠的:我給你買好了新衣服,什么時間給你送過去?

  秦九颯:等你有空的時候吧!

  陸修遠:我平時休假挺難,要不等會我給你送過去!

  秦九颯:我在上學呢!要不先放你那里吧!

  陸修遠:一中嗎?中午放學我給你送過去!

  秦九颯一看,嘖,可千萬別,您一來,不就露餡了!

  秦九颯:不用了,你在哪?我去取。

  陸修遠瞇了下眼,回復道:單位。陸修遠收了手機,看了看手邊的衣服,坐在椅子上眼神飄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嚴寬走了過來說:“老大,你父親找你,就在樓下!”

  陸修遠晚上離家只給陸老爺子打了電話報了平安,就再沒回去過。陸父也沒機會在和陸修遠碰面,打電話也不接,由于陸修遠的特殊性,他沒有隨時可以見到陸修遠的資格。

  陸父急著找陸修遠是因為馬上年終考核了,不達標的要被刷下去,他沒有達標,而且陸老爺子完全不管他,甚至還想把他往下拉!他不想,而李家可以幫他,但是李家不是無條件的幫他。李家的千金傾慕陸修遠很久了,一直沒機會接觸,而陸父,剛好可以提供這么一個機會。

  陸父覺得李家家大業大,李家千金也不差,這簡直是兩全其美的好路子。然而他的兒子卻不同意,真是蠢死了!難道不知道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道理嗎?簡直愚不可及!

  陸修遠收起慵懶的姿勢,輕輕的吐了倆字“不見!”

  嚴寬跟了陸修遠幾年了,陸修遠的情況上級領導也給他說過,他作為私人助理對自己這位神主也是有一定了解的。其實嚴寬也想不明白,陸父這種人圖啥?自己的兒子是別人拍馬不及的,地位還不夠高嗎?另外,他覺得陸修遠也有些迷障,身份地位樣貌都不錯的李家千金,就這么不值得看一眼?

  嚴寬還是去處理了,畢竟這是別人的家事,他也只是心里想想。

  陸父聽到嚴寬說陸修遠沒空,就知道陸修遠是不見自己,立馬是怒火中燒。

  “他沒空見我,我去見他!你帶我去見他,我就和他說幾句話,說完我就走!”

  “陸先生,陸工真的沒空見你,在忙著做項目,您看要不您下次再來,提前商量好時間!

  “就算再忙難道不吃飯了,這馬上就是下班時間了,騰出幾分鐘說話都不行了?這父親見兒子就這么難的!”邊上的女人接口說到。

  嚴寬看了那女人一眼,沉聲說道:“這位女士,我們的工作有著特殊性,這里是國安總局,任何進出這里的人都要接受檢查,就算是父子也是要經過檢查的!而且,我們忙起來了不吃飯也是常有的事,沒空見是真的沒空!陸先生還是和陸工商量好了時間再來吧!我還有事,就不陪兩位了!”

  說完嚴寬轉身就走,心說,也難怪陸修遠不了,嘖,父親帶著小三來吵架?真是奇葩!

  陸父一看嚴寬這態度,也是惱火,直接喊了句:“我就在這等,等著他有時間來見我!”

  嚴寬回到辦公室對陸修遠說:“你爸說在樓下等,等到你有時間!哦,對了,還帶了那個女人!闭f完嚴寬轉身就走,那個迅速。

  廢話,能不迅速嗎?老大平時就喜怒無常的,這又來個炸藥,發起火來太恐怖了!保命要緊!

 。}外話------

  朱玉峰:我要自力更生!

  必須帥:國家基建需要你!

  朱玉峰:包工頭沒排面,我要做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公子哥!


  (http://www.ysxxir.live/77_77919/92104566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sxxir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幸运飞艇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