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看 > 格桑湖畔忘憂草 > 第二十九回真有個劫

第二十九回真有個劫


  這是一個天朗氣清的周末,蕭峰騎著車晃悠在找房子的路上。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時,突然傳來一聲刺耳的慘叫。只見一只黑乎乎的東西在路中間翻滾掙扎,仿佛剛離開水的魚打挺。

  蕭峰好奇地停車張望,這只黑乎乎的家伙用前爪拼命地往前爬,托著已經癱瘓的后腿。蕭峰終于看清了,是一只純黑的小貓,也就兩個巴掌大。小貓掙扎著爬到蕭峰腳邊,一頭栽倒在蕭峰腳上,前爪的指甲鋒利無比還帶著勾,牢牢地抓著蕭峰,就像抓住了命運的大腿?辞闆r一只被車碾壓的小貓,但肇事者早就沒影了,蕭峰抱起小貓放在車上,導航附近的寵物醫院飛快地騎去。

  寵物醫院的老夫婦看見這只小貓連連嘆息:“傷太重了,你看在喘粗氣,舌頭發白,九死一生啊。你快去旁邊的農大動物醫院看看吧,那是正規醫院,比我們的小診所設備全多了”說罷給蕭峰一個紙盒裝著小貓。

  蕭峰謝過老夫婦跑出門,大爺又叫住蕭峰:“孩啊,我看你是個好心人,給你說實話,這小貓恐怕活不了,到了醫院如果要花很多錢,你可要慎重啊”。

  蕭峰再次謝過老人家,慌忙跑到隔壁的動物醫院。醫生看著小貓的X光片,嘬著嘴:“橫膈膜都碾破了,內臟被擠到腹腔去了,盆骨還骨折,難救啊難救,等我把院長請來”。

  院長是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,看起來很有學問,白大褂在他急行時來回飄逸,一副妙手回春的樣子。院長診斷后得出結論:“需要兩次手術,第一次內臟復位,縫合破裂的橫膈膜,這是最緊急的保命手術。等術后情況良好后,進行接骨手術,治愈后小貓可以正;顒,但不可能像其他貓一樣飛檐走壁了,畢竟盆骨是粉碎性骨折。單次手術費3500元,你的貓?”。

  蕭峰有些傻眼,動物做手術費用和人一樣貴啊,我這才發的工資,一個月工資也沒3500啊,還得再貼點。這僅僅是第一次手術,救活了再花3500。啊么么,下個月雨晴生日,本打算買個天使之吻的戒指,現在要救貓,兩難啊。

  院長見蕭峰眉毛扭成根麻花,愣在那半天沒回話,又關切的問道:“這貓是你的嗎”?

  蕭峰這才回過神:“啊。。。不是,路上撿的”然后把情況敘說了一遍。

  院長也是一愣,看看小貓又看看蕭峰:“同學啊,像你這樣的人已經不多了。我告訴你實情,貓太小,傷太重,很可能下不來手術臺,救回來的概率最多三成。如果是半大貓,我有九成把握治好。你再考慮考慮吧,別最后人財兩空”。

  蕭峰一直捧著小貓,小貓眼中充滿恐懼與驚悚,瞳孔放得很大。兩只瘦弱的前爪勾著紙板,表情十分痛苦。蕭峰眼睛濕潤,很想救活手中的精靈,可想到兩個3500,腦瓜子就嗡嗡的。這次的錢剛夠,下次的錢還不知道在哪。

  蕭峰想打電話問問雨晴怎么辦,可雨晴在天上關機了。每當蕭峰遇到兩難抉擇時,姥姥的思維就是他的燈塔,此時姥姥從腦海中走了出來數落蕭峰:你!見死不救,多大點錢啊,能和生命比嗎?我知道你沒錢,但這是暫時的,難道你想下半輩子在懊悔中度過嗎?手里抓著大把鈔票想著當年被放棄的貓,你良心不會痛嗎?時光不會倒流,別給自己留下遺憾的機會!說罷,姥姥用手嘟點著蕭峰,嘴里說著聽不清的話飄走了。

  被沒文化的姥姥說得無地自容,蕭峰一個激靈回到現實世界,對著天空默默念叨:雨晴,對不起了,我想買個戒指送你的,看樣子要等明年了,生命只有一次,請你理解我。想到這,蕭峰鼓足勇氣對院長說:“請您手術,如果沒救活,我不怪您,這是它的命”。

  院長點點頭嘆了口氣:“這位同學,你很不容易啊。我盡最大努力救治,你先交費吧”說罷接過小貓走進手術室。

  收費處問小貓叫什么,蕭峰一臉茫然:“路邊撿的,我也不知道叫什么,就叫小咪吧”。

  收費處的醫生投來欽佩的眼神,給蕭峰搬來凳子,請蕭峰在手術室門口等候。此時已經晚上七點多,水米未進的肚子咕咕地抗議著。蕭峰撫摸著肚子:“肚兄,救貓要緊。你的伙食費都搭進去了,忍忍吧”。肚兄表示理解,但略帶一絲不爽,咕嚕了幾聲便睡去了。

  許久,手術室門開了,一股神域的耀眼光芒四散開來。蕭峰瞇著眼看到一個白衣身影走過來,對著蕭峰比出OK的手勢。偉大的院長摘下口罩深吸口氣:“救活了!才一打麻醉立刻停止心跳,我們以為要終結了,趕緊心肺復蘇,最終手術順利,送入氧氣艙留觀。簡直是奇跡啊,生命比我想象的強大”。

  蕭峰感恩戴德跟著院長來到留觀室,看見小貓前爪毛被剃光,極其虛弱地癱倒在氧氣艙,雙眼緊閉,呼吸微弱。蕭峰趴著玻璃墻看著它,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它身上爬過,以為是眼花了,突然發現這黑乎乎的小蟲居然在自己身上也有。這一驚不小,急忙按向小蟲,這蟲子似乎很堅硬,而且很滑,爬得還快,剛一觸碰就抬腿彈跳,瞬間消失在視野中。蕭峰大驚失色:“院長,什么蟲,好厲害的樣子”。

  院長哈哈大笑:“跳蚤!沒被叮過?剛才我們手術時個個被叮,看樣子是只野貓。我們很欣賞你,對待生命如此尊重,因此我決定EICU的費用和后期治療費全免”。

  蕭峰激動得握住院長的手:“您更偉大,謝謝您和您的團隊,我都感謝您的十八輩祖宗”。

  院長爽朗一笑:“這孩子,明天再來看看它,快回去吧”。

  蕭峰再三謝過院長回到家,開開心心的吃了頓飽飯。算著時間差不多了,給雨晴打去視頻電話,手舞足蹈眉飛色舞地說著今天發生的事。說到戒指時,蕭峰表示很內疚,希望雨晴能理解。

  雨晴摸了摸屏幕里的蕭峰笑得很溫馨:“別傻了,我怎會怪你。我現在感覺很自豪、很驕傲、很幸福。我很慶幸選擇你,很榮幸能和你繼續走下去。如果可以,我想從襁褓開始就認識你,直到老去”。

  蕭峰提議:“明天我們一起去看小咪嘛”。

  雨晴開心地點點頭:“嗯,它的第二次手術費我出,你別為難,時候不早了,快休息吧,明早我來找你”。

  蕭峰興奮得哪里睡得著,腦海中全是小貓的畫面。突然覺著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身上爬,猛然想起今天見過的跳蚤。蕭峰心想:叮我腿,待我給你來個泰山壓頂,你不是能蹦嗎,看我腿快還是你腿快。事不宜遲,蕭峰鼓足了勁猛然翻身,將疑似叮咬位置牢牢地壓住,害怕跳蚤不死,又在床單上使勁搓了搓。掀開被子一看,紅彤彤的一條血跡,血跡末端有一只被壓成干巴的跳蚤,弓著腰伸著腿,一副不甘命運摧殘的死相。蕭峰在胸口比出yes,用手指輕輕一彈,嘚。。。。。。

  第二天,蕭峰帶雨晴來到醫院,一進門就看見院長站在小貓艙位旁給實習生授課。只見院長唾沫星子橫飛,時而比出貓爪,時而按壓自己腹部,時而比劃開腸破肚,時而很自信地拍拍自己胸脯,最后比出完勝的手勢舉過頭頂,很自豪的挺起胸膛,學生們一臉崇拜熱烈鼓掌。

  蕭峰上前打趣道:“院長大人,那么早就孜孜不倦啊”。

  院長眼睛一亮,大步上前握住蕭峰的手,轉身對實習生們說:“這就是送小貓來的同學,你們要學習他的品格”。學生們紛紛點頭鼓掌,蕭峰既開心又羞澀,此時的掌聲比音樂更動聽,比剪彩時更熱烈。

  院長側臉看見雨晴,馬上夸贊道:“哎喲,想必這是你女朋友吧,有福之人啊,找了個這么有愛的男票。果然才子配佳人吶,人家是還般配,您這是天仙配嘛,哈哈哈”。

  雨晴害羞地捂著臉,蕭峰見狀岔開話題:“院長,小貓恢復的如何”。

  院長指著氧氣艙:“基本度過危險期,你看,能坐起來了”。

  雨晴趴著窗看小貓,小咪也費力地用前爪撐著看雨晴,眼中不再充滿恐懼,而是對未知世界的好奇。雨晴笑道:“好可愛啊,黑得一根雜毛都沒有,和黑貓警長一樣威武,要不咱就叫它警長吧”。

  蕭峰拍手稱絕:“好好好,好有靈氣的名字,警長!你還記得我嗎,往后余生請多關照”。

  院長在一旁說道:“情況穩定后進行接骨手術,這次手術風險小,休息一星期就能回家慢慢養了”。

  警長一聽院長說還要手術,馬上把臉轉過去,拖著癱瘓的下肢爬到角落面壁而息。

  雨晴笑道:“院長,您嚇到警長了”。

  院長一拍胸脯:“嗨!我可是救它呢,要不是遇見小峰,要不是出事地點正好在醫院旁邊,早就見閻王了,一般寵物診所根本救不了,它還不高興了”說罷走向下一只動物,繼續他那誨人不倦且動作浮夸的授課。。。。。。


  (http://www.ysxxir.live/78_78161/519666623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sxxir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幸运飞艇技巧